邓油信息门户网
您所在的位置:邓油信息门户网>汽车>状元返利-一个寡妇要再嫁,引发官场大地震,一批高官遭罢免|淘宋朝

状元返利-一个寡妇要再嫁,引发官场大地震,一批高官遭罢免|淘宋朝


【发布日期】:2020-01-11 16:45:52【来源】:admin  【作者】:admin

状元返利-一个寡妇要再嫁,引发官场大地震,一批高官遭罢免|淘宋朝

状元返利,寇准

大宋咸平五年(1002年)五月,开封府尹寇准上任伊始,就接到一桩棘手的案件:太宗朝薛宰相的孙子薛安上状告继母柴氏意图携带家财改嫁。

薛宰相为相多年,俸禄优厚,皇帝赏赐又多,积攒下许多钱财。其子虽少年无行,可中年后幡然悔悟,也做到左千牛卫大将军、凤翔知府等官职,算是封疆大吏。据薛安上称,薛家金银有三万緡,还有许多书画、古董,总价当在十万緡以上。柴氏本是续弦,嫁入薛家不过四五年,丈夫就去世了。柴氏没有子嗣,起初几年还算安分,最近两三年动了外心,一直盘算改嫁。改嫁就改嫁,薛安上等继子没有意见,可若是要携带薛家祖父两代积攒下的钱财改嫁,那薛家人不答应。

本来,以寇准之才,处理这类民事案件轻而易举。依照宋律,妻子对夫家财产并无继承权,除非她有亲生儿子或过继的儿子,才可以凭儿子的名义继承;若是无子改嫁,就该净身出户。当然,出嫁时的嫁妆属女方私财,女方有权带走。也就是说,只要审核清楚薛家家财中,哪些属于柴氏私财,哪些是薛家家财,就可以轻松做出裁断。

可是,当听到柴氏改嫁对象是右仆射张齐贤时,寇准眉头紧锁。

张齐贤并非普通人物,此人在太祖晚年就深得皇帝赞赏,太宗一即位就被赐为进士,十余年后,40岁出头的张齐贤就跃居大宋宰相,可谓牛人。进入真宗朝,张齐贤二度拜相,风光无限。不久前,他醉酒后在朝堂上胡言乱语,惹恼宋真宗,被贬到洛阳。可是,宋真宗心底深处还是很看重他的才干,不然也不会依然让他享受宰相级别的右仆射待遇了。

案件牵连到前任宰相,寇准就要慎重了,搞不好,得罪张齐贤,就不划算了。

当然,寇准也是牛人,30岁出头就成为副相。不过,因为他执政风格强硬,有专权之讥,因此曾被太宗贬斥。但他当初在拥立宋真宗为太子一事上居功至伟,于是,宋真宗即位之后,就把寇准从地方调回京城,出任开封府尹。

寇准处事多我行我素,独断专行。但此时自己正处在接受皇帝考察的特殊时期,还是要收敛锋芒。于是,他主动找到宋真宗,把案件原委相告。宋真宗听后,并不在意,只是吩咐他小心处理,尽量不要让公众知道,毕竟事关朝廷脸面。

寇准接旨,命人传讯柴氏,看看柴氏如何陈诉。柴氏30岁出头,有几分妩媚,也有几分干练。进入开封府公堂,她丝毫不像寻常妇人一样慌乱,而是盈盈下拜。因柴氏有诰命在身,寇准也起身还礼。

她陈诉,先夫去世已经五六年,此时改嫁不算有违妇道。且自己年纪尚轻,先夫前妻之子与自己年纪相近,同处一屋,也颇多尴尬。张齐贤本是先夫好友,彼此多有往来。先夫去世后,张齐贤帮忙操办丧事,薛家上下感恩。数年前,张齐贤妻子去世。不久前,两人偶然相遇,君无妇,妾无夫,彼此有意。媒人提亲、三书六礼等程序,一切都按照礼仪规制进行。此时双方已经订婚,改嫁完全合法合理。

至于家财,柴氏表示,过门不久,先夫为防止日后儿子争夺家产,已经把家产分成数份,前妻的几个儿子都已经得到了应得的财产,而自己要带走的那份,是先夫指定留给自己的,并有家族长老为证。

寇准看着柴氏,很是惊讶。她的陈诉极有针对性,若所说属实,虽然柴氏无子,但也确实可以带走那份家财。

他送出柴氏,随即入宫禀奏真宗。真宗也感到棘手。双方各执一词,事情难办了。

第二天朝会时,不知怎么,柴氏携带家财改嫁张齐贤一事竟然在朝臣之间流传开来,还越传越邪乎,一些人嘲笑张齐贤,都说张公贪吃,不料还贪色贪财。薛安上更带着族人到皇城前下跪请愿,要求皇帝公开调查前任宰相张齐贤依仗权势,强夺薛家家财一案。

宋真宗怒了。这薛氏兄弟真是不孝子,自己一味替薛家隐瞒,免得丑事张杨,那薛安上竟然还到处宣扬,把祖父两代的脸面都丢光了,把朝廷公卿的脸面也都丢光了!

既然事情已经闹大,那就索性调查个水落石出吧。因为牵连到洛阳的张齐贤,开封府尹寇准无法参与调查,宋真宗下诏,把案件移交给御史台调查。

御史中丞温仲舒在太宗晚年就已经出任同知枢密院事,真宗初年也曾经担任参知政事、开封府尹,在朝中名望极高。他和张齐贤等朝中高官关系一般,宋真宗把案件交托他处理,正是希望公平解决此案。

一番调查之后,温仲舒向宋真宗汇报:调查结果对柴氏、张齐贤极为不利。据柴氏所述,她和张齐贤是最近才开始交往,手上还有其先夫和家族长辈联名签署的分家协议。可当调查组人员来到薛家时,薛家族人竟异口同声地说柴氏和张齐贤早有往来,关系暧昧已久,薛家上下深感羞辱,至于分家一事,根本就子虚乌有。当问到几位薛家长辈时,他们也都是一副茫然无知的样子,表示根本就不知道有分家一事。

收到这个调查结果,洛阳的张齐贤忧心如焚。他想亲自去京城,可无诏不得擅自离任,非常时刻,更不能贻人口实。思前想后,他想出一条妙计。

一天早朝未散时,皇城外忽然传来咚咚咚的击鼓声。守城官员急报真宗:有一名女子敲响登闻鼓,状告当朝宰相向敏中。向敏中正在朝堂上禀奏国政,听到消息,大惊失色。宋真宗更是瞪着宰相,一脸疑惑。

事情牵连到当朝宰相,且是女子状告,必有暧昧,实在不宜公开。因此宋真宗宣布退朝,让向敏中留下,等待宣召,同时让人把告状女子带到便殿,自己亲自过问。

女子入朝,宋真宗一看,正是柴氏。宋真宗愣了。柴氏正因改嫁一案接受调查,此刻竟然还出头状告当朝宰相,这是怎么回事呢?

柴氏说出的事情让他更加吃惊。

柴氏把之前向寇准说过的事重复了一遍,强调自己和张齐贤的婚事合理合法,也有确凿的证据。她掏出一份分家帛书,上面确有其先夫和家族长辈的签名。柴氏说,之所以众人罔顾事实,全因当朝宰相向敏中向薛家族人施压。大家畏惧向敏中,才污蔑张齐贤与自己通奸在前,谋财在后。

至于向敏中为何要妨碍柴氏和张齐贤的好事,有两个原因。

数年前,柴氏曾经和其他贵妇人一起到向敏中府上参加宴会。向敏中看到柴氏美貌,垂涎不已,几次表白,都被柴氏拒绝。数月前,向敏中的夫人病逝,向敏中亲自上门求亲,再次被柴氏拒绝。向敏中自认为是当朝宰相,却被屡次拒绝,羞愤不已,就想找机会报复柴氏。恰好薛安上贪图柴氏私财,于是两人一拍即合。此次薛安上到开封府报案,表面上是薛安上为保护家族财产不外流状告继母,实际上是当朝宰相求婚不成打击报复。至于向敏中,还可耻地要求薛安上把家中大宅贱卖给自己,作为报酬。而作为回报,向敏中帮助薛安上出谋划策,指点他买通族人、污蔑柴氏。

宋真宗大怒。如果真是如此,那可真是大宋开国以来最荒唐的笑话了!

他让柴氏退下,即刻宣召向敏中入殿。进入大殿之后,向敏中看到宋真宗满脸怒容,心中忐忑,也不敢询问,于是跪地不起。等了许久,宋真宗怒气稍微平缓,就质问向敏中。向敏中大骇,急忙解释,自己绝不可能做出如此荒唐之事。确实,数月前,自己妻子去世,可自己一直心中哀恸,根本就没有考虑过续弦一事。至于说曾经向柴氏求婚,更是无中生有,血口喷人。

看到宋真宗眉头略有些舒展,向敏中知道,他有些信了。向敏中是宋真宗一手提拔起来的宰相,自己一旦有事,那也证明宋真宗无识人之明。向敏中提出,柴氏的背后必是张齐贤。张齐贤有才不假,可一贯诡谲多诈。看到调查结果对自己不利,张齐贤才让柴氏出面,从道德作风上攻击向敏中。一旦宋真宗怀疑轻信,就中了张齐贤的计谋了!

向敏中还向皇帝爆料,此前就有传闻,说柴氏要敲登闻鼓告状,而状词就是张齐贤之子亲自操刀。若情况属实,张齐贤难逃诬告宰臣,扰乱朝局之罪!

宋真宗沉默了。这些宰臣,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……但愿向敏中不会辜负自己吧。

柴氏见宋真宗大怒,出宫之后很是高兴。可在家中等了数天,发现朝中竟然全无消息,向敏中还像往常一样带领百官朝会,威风八面。柴氏不忿,连续多天到皇城外敲响登闻鼓,搞得整个京城的人都在议论当朝宰相向敏中贪财贪色不成,打击报复一个寡妇。

宋真宗只得催促御史中丞温仲舒加紧调查,但涉案人员多是朝廷公卿,调查时要把握分寸,要讲究证据,千万不能搅乱朝局。温仲舒压力极大:一边是品爵同宰相的前宰相,一边是现任宰相,谁也得罪不起啊。

数天后,御史中丞温仲舒下令,让柴氏交出薛家钱财,至于改嫁一事,另等判处。

消息一出,薛安上大喜,立刻领着差役,拥到柴氏门前,要求柴氏交出家财,滚出薛家。薛安上带头翻查,翻箱倒柜,掘地挖洞,把柴氏院中屋中全部翻了一个遍,结果只翻出了金银两万两,再也找不到其他财产了。

差役涌入屋中,柴氏退到一旁。家中大乱的几个小时,她一直站在一旁,沉默,沉默。等到人们全部离开后,才默默流泪。

另一边,温仲舒却带着一帮差役突袭薛安上家。果然,在薛安上家中找到一份买卖契约,买家正是向敏中。温仲舒大喜,急忙命人传唤薛安上。薛安上看到温仲舒手上的契约,大吃一惊。可无论温仲舒怎么引诱逼问,他坚持说自己并不知道契约内容,和向敏中更无任何关联。

随即,温仲舒入宫向宋真宗禀奏案情进展,并把契约呈上。宋真宗细看契约:薛安上将自己所居祖屋以5000緡的价格卖给向敏中,薛安上可以暂时居住,每天交租金两緡。契约底部有薛安上和向敏中二人的亲笔画押。

宋真宗很生气:这个向敏中,怎么能这样呢?!原来,当年太宗待薛宰相极厚,对其子也多番关照,知道薛宰相的几个孙子轻薄无行,曾经为争夺家产大打出手,因此特意下令,没有皇家诏令,薛家子孙不得转卖家财。向敏中在太宗晚年就已经进入核心决策圈,不可能不知道此事。那么,他为何还违背先帝诏令呢?

莫非,薛安上、向敏中所说的都是虚假,柴氏、张齐贤所说的才是真实?

宋真宗叫来向敏中,也懒得说明缘由,直接让向敏中当场写下自己的名字。向敏中写完,宋真宗拿起两张纸仔细对照签名。签名很像,可是仔细看又有不同。宋真宗命人把向敏中此前签署的一些公文拿来对比,还是觉得契约上签名有些问题。

当宋真宗告诉向敏中缘由时,向敏中大呼冤枉,说必无此事。他接过契约,仔细看过之后,告诉宋真宗:契约签名看似相似,其实不同!自己是宰相,签名流传极广,很容易被外人得到。不过,在签署每份公文时,自己都会在“中”字的最后一笔轻轻上提,作为暗记。而那份契约上的签名却是惯常的垂直一竖。宋真宗仔细看中字的最后一竖,果然发现了不同。

宋真宗看着眼前信誓旦旦的向敏中,疑惑了。事情的真相究竟是怎样的呢?是有人故意栽赃陷害,还是向敏中当初写契约时留了一手,刻意写出不同呢?

案件一拖再拖,皇帝不下定论,谁也不敢轻易处理。

半月之后,盐铁使王嗣宗的一句话改变了局面。

王嗣宗和向敏中向来不和,为了整倒对方,多年前就开始搜集向敏中的罪证,可惜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。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朋友。王嗣宗看到向敏中和张齐贤干了起来,很高兴,偷偷到洛阳找到张齐贤,两人共谋大计。

二人彼此交流手头信息,一个毫不起眼的消息,让张齐贤怦然心动。原来,王嗣宗了解到,驸马都尉王承衍的妹妹寡居在家,据说颇有姿色,钱财不少。王嗣宗亲眼看到向敏中在散朝之后到王家拜会,王承衍的妹妹亲自送到大门口,二人之间定有暧昧!

张齐贤让王嗣宗抓住这条线索调查下去—能否扳倒向敏中,就在此举!

王嗣宗回到开封,派人找到王家的管家,一问,果然向敏中已经向王夫人提亲,王家正在筹备婚事。只是最近不知道为何,婚事被搁置了。王夫人很着急,每天都派管家去向府催促。

王嗣宗大喜,即刻入宫,当面禀奏宋真宗,并且提醒宋真宗,此事一定要秘密调查,千万不能让外人得知。

宋真宗半信半疑,命心腹宦官秘密将王氏接入宫中,自己亲自询问。王氏交代,当朝宰相向敏中在数月之前确实已经向自己提亲,两家本都在筹备婚事,不知为何,近期向敏中刻意不见自己,仿佛在隐瞒什么。说着说着,王氏还哭了起来。

宋真宗好言安慰王氏,命人送她出宫,然后即刻传召向敏中入宫。宋真宗发话,向敏中什么也不用说,说什么都是狡辩—当初你在朕面前,一口一个如何思念亡妻、绝不会那么快谈婚论嫁,可现有王氏明白相告,你的欺君之罪已昭然若揭!

宋真宗大骂向敏中,然后把他赶出了皇宫。

数天后,宋真宗颁布诏令,宣布案件的处理结果:宰相向敏中违背先帝诏令,欺瞒真宗,罢为从三品户部侍郎,贬斥地方;右仆射张齐贤唆使柴氏状告宰臣,贬为正四品太常卿;薛安上违背先帝诏令擅自出售祖上房屋,不忠不孝,杖责30,并要将从柴氏屋中取走的两万緡钱财中拿出5000緡交还向敏中,赎回祖屋,剩余钱财归还柴氏;至于柴氏,再嫁情有可原,然而敲登闻鼓状告宰臣,与法难容,念及是功臣之后,又是妇女,罚铜八斤了事。寇准、温仲舒在本案中处理谨慎,公平无私,值得嘉奖。

至于柴氏与张齐贤的婚事,宋真宗的诏令以及史料都没有提及。以柴氏在当时朝局中造成的不良影响看,这段婚姻很难成功。为了仕途,为了博取在真宗心中的好印象,张齐贤多半会和柴氏断绝关系。

在这场寡妇再嫁引发的高层动荡中,还有一件小事,值得一提:

本次负责草拟诏令的翰林学士是宋白,他本来和向敏中关系不错,可后来因为一件小事翻脸了。一次,他向宰相向敏中打秋风,要借十锭银子花花。向敏中很小气,又觉得自己是宰相,自古哪有下属向上级要钱的呢?就说没钱。宋白一直为此愤愤不平。现在,向敏中终于落到了自己手上,正好可以整整他。因此,宋真宗口述诏书,宋白拟写圣旨,尽力把宋真宗的贬斥意思夸大。最后,诏书上就有了“对朕食言,为臣自昧”这两句非常严厉的话。向敏中听到这两句话,当场流下泪来。

春风十里,不如读史。

关注微信公众号淘历史(taohistory),和t君一起读历史。

本文作者|段钱龙

文章来源|《百家讲坛》杂志

 
 


 
 
推荐图文
推荐动态

Copyright 2018-2019 latiar.com 邓油信息门户网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